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2019年度 互联网+中国艺术家展示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聚焦
中国书协原副主席赵长青接受纪律审查监察调查
发布日期:2019-11-04



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华夏才子网讯: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2019年10月28日消息,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宣传部纪检监察组和山东省监委消息: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宣传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山东省监委监察调查。



  赵长青简历


  赵长青,男,1953年7月生,汉族,辽宁义县人,研究生学历,1970年12月参加工作,197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黑龙江团省委副书记、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省文联党组书记等职。2002年11月任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主任,200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2014年4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201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2018年6月退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宣传部纪检监察组、山东省监委)



赵长青的具体罪名出来了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记赵长青的一句心里话!





一位大哥在闲聊时说出了一些局外人难以相信的事,他的一哥们叫赵长青,从黑龙江省的宣传部副部长调到北京全国文联,几年前到文联下面的书法协会当书记,正常人看来这是个没有权利的单位,因为他又不会写字,又不是书法家。但是这位不会写字的书记下去后就发现了这个位子的权和利,不会写字也学着会写字了,几个月时间就变成一位全国著名的书法家了。现在赵长青的字是一尺大5千块,一张字就是几万块钱,相当于一个老百姓的几年收入。在他的这位哥们老朋友去看他的时候,在赵长青的办公室,老朋友赵长青说出了这样的一句心里话,嗨,这个位子太实惠了,给个部长我也不干。这个书记讲的确实是一句心里话。



赵长青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在单位搞成一个三人小组,三个黑龙江人,一个姓郭是他的秘书,一个姓高是他从黑龙江整过来的。


找书法协会主席和别的领导整不成的事,找这三个人都能整好,整的还快,这不奇怪。据说地球人都明白。


这位大哥调侃说,经常有一些老乡朋友透露一些信息给他,说去年的书法协会增补几十个理事,赵长青收了上千万的礼。说啥我也不相信,但是他说这是真的。其中一个安徽的煤老板叫李啥杰的,名字记不住了,为了能弄一个理事,给了赵长青一辆名车,一套别墅。价值五百万以上,钱整到位了,他的理事也给整上了。还有几十个理事呢,有一半的理事整了十万、二十万不等的钱。我说他们整那么多的票子整这么个理事,有用吗?能把本钱整回来吗?整这么多的钱当一个破理事是不是头脑进水了?大哥说我太傻了,挣不回来他们花钱干嘛,当上理事字就涨价了,就卖贵了,一年就挣回来了。


就这二个挣钱的渠道?大哥给我整了几句,我算是开眼界了。他说,多办活动,多批会员这是多挣钱的好路子。



办展览。办展览好,一个是收地方主办单位的钱,一把手书记又能多买一些字。一个是投稿者给钱帮他整个奖,钱多获奖等级就高,小青年回家字就能卖高价,就是名家了。一个是给钱整个参展资格,有了参展资格就能加入会员,就是书法家。这么一整,一个展览赵长青就能多收入一百多万元。这不算受贿吧!


批会员。每年要多批几百个会员,一个会员花费十万,就是多收入几百万。企业老板入会那就得给钱,谁出的钱多就批谁。也不是都收钱,一些大的领导、官员不收钱,就当是给 领导送见面礼了。


进万家。据说到一些地方书法进万家,名义上是不收费的,但是地方政府每次都是在有限的地方财政中支出数百万元,换回来一些官员的老干部名家字,都是些垃圾字,在位时是天价,一换届下来,字就是垃圾,送给人家也没有人要了。花钱买这些字,不如给老百姓买些种子化肥。


发展资金。听说赵长青有时借着书法事业发展资金的名义让一些书法家给他们无偿的提供数量众多书法作品,由他找企业家买下来,给的钱多钱少,只有他自己知道,也就是他说多少就是多少。发展资金没有涨,口袋资金天天涨。


书法之乡。听说搞书法之乡、书法城市是赵长青的独创,对外是不收费的,但是有一个决定你合格不合格的关键东西,就是赵长青要去考察,明是考察,实是收钱。考察时你花的钱多、买的字多,就能审批,不然你就慢慢的等吧。就这个一项,赵长青一年就几百万入账。



三个黑龙江人就是这个书法协会说了算的实权派三人小组,还真把书法协会给整得想整啥就能整啥,就能整成啥,真有几手能耐。看来,在整钱和整权上讲,赵长青比重庆的文强还要强。


另有一名书法收藏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早年赵长青的手书条幅几千元人民币一幅,赵在书协领导任内时期,其作品价格有所上升,对联、镜心作品最高到5、6万元左右,多由各画廊、艺术机构持有。


根据上述书法业内人士的提示,记者查询国内某知名艺术品交易网站发现,截至2019年10月28日上午10点,赵长青未装裱的作品依然有不少在线拍卖,价格从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作品多为行草书写的对联、镜心,价格最高的一幅是其2012年所作草书镜心,估价曾超过10万元。


经查询发现,除了书法家协会的职务外,赵长青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根据中国作家网提供的会员信息显示,赵长青笔名龙青、弘歌,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200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赵长青著有诗集《春之魂》、《苏宁之歌》、《七彩之光》,在国家和省级报刊发表诗歌、歌词、散文、文艺评论等数篇,两首歌词在《中华情》征歌中获奖。




资深媒体人、独立艺术评论家、著名作家张弓先生发表的文章《中国书协副主席赵长青:这个位子太实惠了,给个部长我也不干》,犹如投向书画界的一枚巨磅炸弹,几天来,关于中国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秘书长赵长青的腐败话题被疯狂传播,再一次把中国书法家协会推到了文化界反腐的风口浪尖上。网友纷纷跟贴,为中国传统文化被赵长青这样的引领者损毁而痛心,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为赵长青提供了贪污腐败的温床而愤慨,为中国书法事业发展的前途而担忧。


张弓先生的文章,列举了赵长青借助中国书法家协会平台贪污腐败的十条敛财渠道。


一、把自己包装成一流书法家,堂而皇之地卖字敛财。


二、通过办各种书法展览和活动从中渔利敛财。


三、乘书法工作者加入书法家协会的机会,大肆收受“买路”钱敛财。


四、编造文化产业项目,骗取地方政府财政投入敛财。


五、巧列名目从事考察活动,“敲诈”企业和地方各级机构敛财。


六、利用掌管中国书法家协会内部财务的便利,监守自盗做“家贼”敛财。


七、借用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人脉资源,拉帮结派,搞小团体,扮演行贿受贿掮客角色敛财。


八、打着中国书法家协会这块金子招牌的旗号,暗箱操作学术颁奖敛财。


九、利用慈善捐赠和公益活动洗钱敛财。


十、贩卖书协官位给私营老板和既得利益者借机敛财。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虎”赵长青就此落马,然而他在2018年6月已经退休。可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因此,无论在什么岗位,从“道”上行,在“德”上养,做到无愧于心。所谓,德不配位必有余殃。书坛反腐第一枪已经打响,赵长青的落马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赵长青书法作品)



早在2015年3月1日,丹青飞狐就发表了评论文章《中国书协副主席赵长青摊上大事啦!》,就网上有人实名举报赵长青在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的十年间,利用手中的权力精心营造的敛财之路和腐败行为,进行了强烈的抨击。针对网上举报的内容,丹青飞狐指出:赵长青的所谓“长青之路”,就是一条“敛财之路”,也是一条“死亡之路”。丹青飞狐在文章中写到:“历史终将会把赵长青钉在中国书法史的耻辱柱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赵长青的腐败行为,已不是丧失党性这么简单,也不是将其罢免就能平民愤。赵长青已触犯法律!”


一时间,这篇文章被各地读者广泛转载、转发,在短短的几天内阅读人数达到了130万人次。在阅读人数还在持续快速增长时,这篇文章竟然遭到了地毯式的封杀。




著名文化学者解智伟近日在他撰写的《权殇,伸向中国书坛的黑手》一文中,对“赵长青现象”进行了深度剖析 : 权力就是一只有形的手,控制着人的思维、审美、价值判断,正义的声音在扭曲的现实中集体失声,早在四年前,著名的艺术批评家丹青飞狐也对赵长青现象进行过深度分析,结果文章被查封。


2015年3月5日,在丹青飞狐撰写的《中国书协副主席赵长青摊上大事啦!》一文发表数天后,腾讯网记者采访了参加政协会议的赵长青,请他谈谈网上对中国书法家协会进行舆论监督的看法。赵长青的回答很搞笑:“现在社会比较乱,针对文艺界名人的谣言很多,有不少网络枪手也不调查,受人指使,就造谣中伤艺术家,太可恨了。艺术家要通过法律维权。”


此时此刻,作为省委宣传部长出身的全国政协委员,做了十年中国书协当家人的赵长青,竟然没有认识到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历史意义和坚定决心;也没有认识到在当今的互联网时代,网络监督已经成为国家监督机制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更没有深刻反省自己在任十年的所作所为已对中国书法的健康发展带来了灾难性的破坏。赵长青依然沉浸在自己就是一个日进斗金、不可一世“艺术家”的得意中;依然陶醉在自己就是中国书法界“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妄中。


针对赵长青对记者的回复,丹青飞狐于2015年3月8日再发檄文,痛斥赵长青黑白不分,混淆视听。明摆着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乱象丛生,赵长青却说是社会比较乱。赵长青自以为是中国书协副主席,投机取巧利用职务之便耍两下毛笔,自己就是艺术家了。在文章中,丹青飞狐强烈希望赵长青能用法律来捍卫自己“艺术家”的称号,不要做一个被全国人民戳脊梁骨的“艺术家”。


一晃,四年过去了,赵长青不仅没有拿起法律武器把自己“保护”好,最终却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赵长青给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成为了中国文化艺术界的一个反面教材。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乡,是中国书协第一批授牌的“中国书法之乡”。2007年夏,中国书协首推“中国书法之乡”,时任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的赵长青冒着酷暑亲自来到宿州考察,落实埇桥乡申报“中国书法之乡”工作。2008年春节刚过,赵长青再次来到宿州,将“中国书法之乡”的牌子授予了宿州埇桥乡。


2010年7月“中国书法之乡·宿州埇桥全国名家邀请展”盛大开幕,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赵长青又一次冒着酷暑,带领一批国内知名的书协官员携作品到场参展。


2013年12月28日,由中国文联、中国书法家协会批准冠名的“中国书法大厦”在安徽省合肥市举行奠基仪式,时任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的赵长青到场致辞。


“中国书法大厦”的建造资金由安徽省宿州市埇桥乡“煤老板”、中国书协理事、安徽省书协原主席李士杰筹措,属民办公助性质。


2015年6月2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表了《清理书协美协,使脱离行政,成为纯民间组织》。文章指出,“书协美协主席个个是亿万巨富,已经严重影响新政反腐败所塑造的清廉形象,也加深了社会的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年各级某些书协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副秘书长、理事们,热衷于以书法家的身份“名世”,掠金揽银,巧取豪夺。因为书画官员的“位子”不仅可以将所谓的“作品”快速变现,成为亿万巨富。还能通过各种书法活动大搞权钱交易,中饱私囊。由此,各级书画官员的“位子”自然就成为了“捞金者”想方设法都要追逐的目标。



在世界各行各业中,没有哪一个行业的人像当今中国的某些书画官员那样,如此急不可耐地展示自己的“功名”,其头衔多到已经“砌楼”;没有哪一个行业的人会像书画官员那样,如此不知廉耻地到处赶场走秀,挖空心思地包装宣传自己;没有哪一个行业的人敢像书画官员那样,如此理所当然地动用纳税人的钱,利用权力让企业花钱赞助在国内外到处办展,卖作品的巨额收入却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没有哪一个行业的人会像书画官员那样,如此热衷于拿奖,自己给自己颁奖,老子给儿子颁奖,老师给学生颁奖,亲友给亲友颁奖,只要权利范围能涉及到的奖项,都一网打尽,绝不手软;没有那一个行业的人,只有小学水平、初中文凭,都可以像书画官员那样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教授、博导。林林总总,这些书画官员用五花八门的谋利手段,演绎出了人类文明史上无耻下流的各种丑陋剧,没有最无耻的,只有更无耻的。


如今,丑陋剧的主角之一赵长青落马了,是不是能给那些还在丑陋剧中出场的书画官员们以警示?能不能为这些令人不齿的丑陋剧画上一个句号?



丹青飞狐在中国文化艺术界主流媒体《中国书画报》发表的艺术评论文章《看官员书画家“最后的疯狂”》中指出,长期以来,官办协会、官办画院的官员书画家的作品在各类藏家的哄抢中像泡沫一样被不断吹大,如击鼓传花式地扩张、延伸,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官员书画庞氏骗局”。在这场真金白银、令人瞠目结舌的“击鼓传花”游戏中,倒霉的是那个接最后一棒的人。


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其作品价格从原先的数十万元一幅,跌到几十元一幅,还是无人问津。投入巨资炒作赵长青的文化掮客,损失惨重,弄得血本无归,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中纪委查处赵长青这个震惊书画界的反腐举措表明,文化艺术界的反腐工作,已经在扎扎实实地推进中,对书画界有种种劣迹的腐败官员敲响了一记警钟。 



请中国书协、中国美协,以及各省市书协、美协的领导,律人先律己,从我做起,忠诚,干净,担当,真正把清理、整顿书协、美协队伍,重振中华文化艺术的工作做到位,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工作作风,整顿纪律,纯洁队伍,还中国书画界一个干净、晴朗的天空,给全国千百万书画工作者做一个表率。


一、把贪污腐败、违反党纪国法者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二、把公器私用、权力寻租、损害民族文化健康发展、侵占国家资源的害群之马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三、把借艺生财、巧取豪夺、破坏艺术创作生态环境、扰乱艺术市场正常秩序的腐败分子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四、把利用权力巧借各种头衔、各类不当获奖记录包装自己,在媒体上大肆宣传、炒作自己的书画官员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五、把用“丑书”、“丑画”玷污民族文化,扭曲真善美艺术价值的跳梁小丑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六、把搞徇私舞弊、评奖不公、学术欺诈、行贿受贿、弄虚作假者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七、把真草篆隶都不会写,不学无术、投机取巧、滥竽充数、忽悠消费者的伪大师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八、把利用体制内的优势,攫取了一千万,还要二千万;攫取了一个亿,还要二个亿的贪得无厌者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九、把搞裙带关系、拉帮结派、团团伙伙、丑闻缠身、社会评价口碑极差者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十、把道德败坏、生活糜烂、腐化堕落者清除出书协、美协队伍。



文化官员、书画官员与铁路官员、石油官员、钢铁官员、煤炭官员等等政府官员一样,必须要遵守党纪政纪,决不允许巧立名目搞特殊化,权力寻租,借艺生财,雅腐雅贿,游离于党的纪律检查部门的监管之外,游离于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之外。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人才招募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 公告之窗 | 名家题词 | 社会活动 | 领导关怀 | 荣誉展示
华夏才子网 传播人文精神 书写才子篇章
电话传真:029—88401192
© www.中国才子.com © 西安中兴文稿编辑社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陕ICP备15003785号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