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2019年度 互联网+中国艺术家展示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观点
中国某些“知识分子”的愚蠢令人无法想象
发布日期:2019-09-14




    最近两年微信蓬勃发展,我们的交际圈也开始扩大。于是,朋友圈里会有各色人等,而每个“朋友”在朋友圈里发布或转发的东西绝对会透露他的价值观。可以这样讲,只要翻看一下某个人的朋友圈,只需一分钟,他的价值观、性格特点以及智商就会跃然纸上。经过这两年的观察,我发现一个惊人的特点:中国的知识分子的愚蠢远远超过其他阶层。


    有人问了,天佑,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结论?知识分子掌握着知识,怎么会愚蠢?知识分子愚蠢这似乎是个悖论,因为愚蠢是跟无知捆绑在一起的,那么拥有知识应该智慧才对啊?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却会看到某些“知识分子”学习到了理论却远离了现实,执着于知识而不明白常识。有人认为知识分子不愚蠢,至少是不了解愚蠢。


    某天,我被拉进一个哈工程的微信群,原因很简单,当时有个话题正火热,航天科工集团正在论证研制的“最高时速4000公里”的高速列车,而这个项目的领导者正是哈工程的毕业生航天科工集团副总经理刘石泉。我被拉进去的时候,这个群里正一片欢呼,说刘石泉是他们哈工程的骄傲,是国之栋梁,民族脊梁云云,恨不得把他吹上天。


    



    在观察了一阶段以后,我发现某个教授是这个群里最令人尊重的人,威望最高,而且属于学阀那类的。于是,我想他提出一系列问题:一,列车从零公里到4000公里的加速过程中乘客需要承受的过载是多少?需不需要穿抗荷服?二,这种列车在真空管道里行驶,要求管道绝对的平坦,考虑到地球曲率的问题,从北京到上海管道最深需要挖多深?三,管道是真空的,地震和龙卷风、滑坡等灾害对这种管道造成的破坏怎么预防?四,列车需要带多少氧气?这么多氧气能产生的爆炸当量有多大?五,管道的造价将是多少?维持费用将是多少?六,一旦发生故障甚至灾难如何救援?......时间太长了,我记不清了。一系列问题提出后,他回答不上来,开始说我“你是哈师专毕业的,文科生,不懂”。他的一些一些拥趸见他落下风,就一窝蜂地跑来攻击我,说我不尊重知识云云,我反问:到底是谁不尊重知识?结果,他们把我踢了。


    其实,即便是他们不踢我,我也会退出那个群,因为我跟这些所谓“知识分子”沟通不了。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一个是前文我说的的“执着于知识而不明白常识”以外,就是他们对权力的崇拜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那个令他们骄傲的校友刘石泉如果不是航天科工集团副总经理,他们会这样极力吹捧他?因为他当了官,手里掌握着人力和财力,所以,这些“知识分子”才会徒然感叹,副总经理真伟大,吾辈皆不及!就连这个刘石泉弄出的这个项目是不是在科学上站住脚他们都不怀疑,估计是都想那个项目分杯羹吧。


    还有一次,因为杨振宁放弃美国国籍的事情,我写了篇文章说姓杨的爱的不是国家而是国体,于是惹恼了一群所谓的清华人。他们跑过来骂我没资格品评杨振宁,说我不懂科学。于是,我从黎曼的度规张量谈到欣顿立方,从麦克斯韦场谈到杨-米尔斯场,并告诉他们杨-米尔斯场主要的工作是米尔斯完成的而不是杨振宁,就像获诺贝尔奖时,那个方程实际上主要工作是吴健雄和李政道完成的一样。这些人谈不过我,就继续说我文科生如何如何不懂专业。我反问道:我不懂屎是什么成分组成的,难道我没资格说屎是臭的?中国常常有些所谓的理工男看不起文科生,但是,这种看不起往往是建立在思想和见识的狭隘基础上的,理想化和偏执让他们过于自我感觉良好,而就是这种思维方式往往让他们变得愚蠢。就像那次与清华人辩论一样,后来我也跟中国科技大学的人辩论过,我讽刺他们的大学叫中国量子大学,把他们气得要死。说实话,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短视弱智得令人可笑,这不得不跟这么多年理文科分家有直接关系。很多理科生长期以来在小圈子打转,是非模糊、观念退化。


    可是,理科生愚蠢,文科生就聪明吗?中国的文科生也愚蠢。因为中国的文科生缺乏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教育背景,很多文科学科设置又很差,学不到什么东西,因而很多文科生在生存技能和解决问题能力上很差,就容易在走上社会以后变得不适应;再加上近几十年政治的原因,使得文科生不敢去思考真相,总去追求正能量,说白了就是放弃正义,来获得一已的苟安。可是,他们忘了,一旦屈服,就意味着连苟安都不可得,只是加快死亡的速度。


    大家还记得张爱玲的那个爱人胡兰成吧?胡兰成的文字充满柔弱、绮靡、纤细、敏感,甚至很女性,在他的文章中,你完全看不到任何对是非的思考、问题的质疑,这种文字是规避任何社会责任的,因而非常符合汉奸时代需要。胡兰成的文章总在暗示社会放弃民族原则、放弃民族爱憎、放弃是非公断、放弃热血抗战,他总想别人也像他一样,做个乖顺的日夷朋友。如果仅仅是他自娱自乐就算了,他偏偏还要发表?但是,这种文字是有效应的,会影响其他人,而当一些人都像他一样“躲进小楼成一统”的时候,那样的情形正是日伪当局喜欢看到的。所以,看到这里,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举胡兰成的例子,你懂的。因为,你看到当下某些知识分子的文章,不能不说与胡兰成的文字异曲同工。


    文人应该是有骨头的,宋朝戏子,可以当庭讽刺皇帝:“你这是什么髻?”“三十六髻(计)——走为上计”;元朝高压时期,文人也可以呐喊:“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怎么着?现在的某些“知识分子”连站直了都做不到,个个学习胡兰成?


    



    孔子说:“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国家社会处于有道明君统治的时代,人就应该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当社会处于没有道德的暴君统治的时代,人就应该装傻(大智若愚);表现聪明才智是一般人都能够做到的;装傻则一般人很难做到。那么,对于某些“知识分子”来说,装傻你做不到,不写那种没有是非、充满小资情调的文字你也做不到,那么,我只能说:你是真愚蠢!




    知识分子受人尊重,因为他们读了书,让民众感觉他们很有学问。可是,那些所谓的学问就能代表他们不愚蠢吗?这么多年天佑跟太多的知识分子创业者在一起接触,天佑发现,某些知识分子对官员的那种低三下四,对权力的幻想是远远超过普通民众的。某个创业者做的项目真的让人不寒而栗,具体啥项目我就不说了。很多时候,知识会成为权力的武器,而这些知识分子为了赚钱而成为“递刀者”,不能说是非常愚蠢的。这种知识分子以为,凭借某些条条文文可以限制住一头野兽,真是傻透腔了。很多知识分子的愚蠢难以让我们想象,他们有知识却不懂常识,有知识却不懂是非。


    所以,我们要经常清理我们的朋友圈,那种经常贩卖毒鸡汤、对社会不公从不关心、对现实从不做任何评论的人还是早点拉黑的好。愚蠢这个东西是一种恶性传染病,不仅仅可以思想文字传播,还可以通过性行为传染,也可以通过视觉传染。为了自己不被愚蠢所改变,我们一定要隔离某些人,尤其是某些“知识分子”。



(天佑  孟话历史  2018-05-24)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人才招募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 公告之窗 | 名家题词 | 社会活动 | 领导关怀 | 荣誉展示
华夏才子网 传播人文精神 书写才子篇章
电话传真:029—88401192
© www.中国才子.com © 西安中兴文稿编辑社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陕ICP备15003785号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