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2019年度 互联网+中国艺术家展示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才子
大道无边,行稳致远 ——记西部猴王张德勇先生
发布日期:2019-09-01



          ——记西部猴王张德勇先生


               文/吕常明




张德勇,男,1957年生于西安,中国知名书画家,因独特的“寿”猴作品在书画界被称为“西部猴王”。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陕西分会会员、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神州书画研究会副会长、陕西文豪书画院副院长、西安书画院副院长、西安八仙宫书画院名誉院长,韩国艺术家协会学术委员、台湾国宝画院教授、西安汉唐书画学会艺术顾问,碑林区政协书画院艺术顾问、西安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书法研究员、西安市文联委员、西安市碑林区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碑林区政协十二、十三届委员。现任西安市碑林区文联名誉主席。



他以“月牙猴”为代表的“四寿图”及月牙小龙和月牙鸡等作品受到各界关注。作品“月牙猴”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商标。2003年10月,邮政部门为其发行了一套4枚寿猴专题邮票和一本挂历。他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书画作品在国家博物馆展出并被收藏。其作品除获陕西省多项大奖外,还先后获得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全国书画大赛金奖并被收藏、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名人名家书画大展银奖、纪念建党90周年全国名人名家书画展金奖、庆祝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全国名人名家书画大展特别贡献奖等多种国家级奖项。


2001年,他被新华社陕西分社等媒体评为新世纪陕西文化界十大杰出新闻人物。2005年,被评为首届西部大开发新闻人物,出版了《张德勇书画集》。2008年度,被评为全国十佳“德艺双馨”模范,2011年,荣获西安市“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2000年-2008年,五次赴中央电视台现场展示才艺并获国家文化部优秀才艺奖。2010年至2017年,先后担任第一至五届中国西安碑林书法艺术节(中国西安碑林书法大赛)评委。




2018年12月5日,在书画界素有“西部猴王”之称的张德勇先生与西安中国画院院长王犇先生一道,肩负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的使命,在西安市委宣传部的组织下,应邀前往德国开启了西安文化旅游寻宝活动,揭开了中德书画艺术交流新篇章。中国的书画艺术在当地掀起一股热潮,张先生独具特色的猴“寿”和大吉图作品更是为德国友人爱不释手。面对媒体,张先生幽默而谦虚地说:“今日猴王再向西,咱还是去取经的。”2019年春节,他为西安古城墙中山门书写了巨幅春联:“大道之行,共和喜步新时代;小康在望,幸福更期好未来”,精湛的书法艺术使对联一时间成为这座十三朝古都的节日名片,受到业内人士及市民和游客的喜爱。3月中旬,他又一次东渡日本进行书画艺术交流,5月又赴韩国,受到热烈欢迎。4月,他还应邀赴浙江绍兴参加了第35届中国兰亭书法节并交流书艺,这是中国乃至世界规格最高的书法盛会,意味着他从此触摸到了中国书法艺术之塔尖的明珠。张德勇先生在2003年前后就已在国内成名,十几年来他坚持耕耘,今天终于走向世界,走上了书法艺术最高殿堂。正所谓大道无边,行稳致远。







  雅俗共赏  独树一帜


张德勇先生的书法作品之所以受到大家喜爱,源于其贴近生活、形神兼备的特点和高超的艺术水平。若将其书法作品比作诗文,则有李贺诗之奇绝而无其晦涩,有温庭筠词之通俗而无其温软,是既有李白的豪放,也有李清照的清丽,生活气息浓郁,用现在的流行话说就是接地气。



一是贴近生活,雅俗共赏。张德勇先生的作品独具艺术特色而又紧贴生活。他具有代表性的“四寿”象形字寿猴、寿鹤、寿龟与寿虎,借长寿动物的吉祥,结合书画艺术特点,将书法艺术融于普通生活,在雅俗间架起一道桥梁,把人们对健康和美好生活的愿望巧妙地表现出来。远看,线条明快,形神兼备,如充满对美好生活憧憬的民间剪纸;近看,又是笔划流畅的草书作品,得雅俗共赏之趣,浓郁的生活气息让人倍感亲切。





他的代表作品“月牙鸡”,是他受远古青铜器上一根线条构勒的简笔画启发,与现实中的鸡比较融合而作。这只鸡有四个特点:一是眼大有神,凤尾有致,前后照应,浑然一体;二是肥硕健壮,昂首挺胸,目视前方,一爪踩地一爪提起,似要奔向光明;三是肚上的月牙像元宝又像聚宝盆,空灵剔透,富有诗意。四是头上红冠高大,寓意前程似锦,鸿运当头。他之所以选鸡,因为鸡是十二生肖中禽类唯一代表,且鸡五德之中有三德最为重要:一曰守信,守夜不失时;二曰御敌,为护小鸡敢斗老鹰,不畏强者;三曰守仁,不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一直辛苦觅食,但发现食物就呼朋引伴从不独食。另外,它辟邪镇宅护佑人类,又有团结的意思,所以古人结盟喝鸡血酒,取凝聚力之意。大鸡谐音大吉,人都希望开门大吉、抬头见喜、吉祥如意等等。这些含意都与生活息息相关,使作品亲和喜庆而有趣味。“月牙鸡”在2003年获得国家版权证书。他后来又增加了一些独特的技法和构思,使作品更有韵味。





二是笔画简单,耐人寻味。他的作品简单朴素,通俗易懂,但简单而不粗陋,易懂而不媚俗,所谓大道至简。



他说,无论写字画画,首先要让大家认识,在认识的基础上追求美,在美的基础上追求艺术,“有人给孩子起名专找生僻字,结果有文化的人不敢念,没文化的人不认识。”因此,他在艺术创作上主张抽丝剥茧,抓住对象最主要的特征,表现神韵,给读者留下更多体味空间。比如在民间看作长寿的龟,若工笔画出则笔划繁琐,也无法表达他的思想。于是他将龟字与寿意结合,将传统与创新结合,将书法与绘画结合,取其形似,创造性地写出了寿龟,达到了良好的效果。但简单并不是应付,相反,经过复杂之后的简单才是更高境界。他说,书画和写作一样,真正的好作家不是能把短作品拉成几十万字,而是能把几十万字浓缩成几万字。“春风又绿江南岸”、“云破月来花弄影”,一绿一弄,千古绝唱。在这一思想指导下,他创作了代表作品“月牙猴”。该作品远看似寿,近看是猴,寥寥几笔,神气毕现,他因之被誉为西部猴王、书法圣手,被视为吉祥书法创作者,书画一体第一人。





中国书法讲究字意、文意和书意的统一,此“三意”被视作书法之根本,如山之存石,林之有木。三十年代的西方“现代画”因为缺少了“三意”,被书法理论家卢辅圣先生讥为“只要刀刃,不要宝刀”。而随着时代发展,人们的审美观念倾向于追求新奇、个性和强烈冲击感的艺术效果,传统书法艺术也面临新的挑战。张德勇先生的作品不拘泥传统故做高雅,也不媚俗而忘古训,而是遵从艺术创作规律和自己的内心感受,承古意而尊现代,近现代而融古意,简约高雅,剔透空灵,通俗易懂。他的“四寿图”,猴露慧姿,龟藏静态,鹤奉爱意,虎献善颜,可望物识字,可因字识物,不只能让人识,也能让众人悟,“三意”统一,有道家达观之风,释家隐忍之气,儒家醇厚之味,而且视觉冲击强烈,符合现代审美取向。其作品凭借独特的魅力为广大读者所喜爱,被国内各界人士和美、日、韩、法、德、新加坡等国际友人争相收藏。



三是书画融合,形神兼备。他的“寿猴”作品,画面上猴子侧身而蹲,月牙脸镶于猴头之上,中有一点,似睛非睛,顽皮憨态尽现;“寿虎”虽也以“月牙”点睛,但虎口大张,雄视远方,仰天一啸,威震山川之状尽在尺素间。“寿鹤”“寿龟”莫不如此。如果仅以结体论,将其归于写意画也无不可。然而,他又隐草书“寿”字于其中,用笔古拙,结体夸张,时而浓墨重彩,时而淡墨渲染,时而飞白相间,看似毫无章法,实则匠心独具。在书意上,用笔方圆结合,沉实凝练,浓淡相宜;尾处则用飞白、侧锋表现,有随物赋形、一咏三叹之妙。以此看,它又属书法。因此,其“月牙脸”系列作品是亦书亦画、亦画亦书,画藏寿中、寿中藏画,独特之处不在于用笔与结体,而在于外形的形象化和写意化,是别具特色的现代“书法画”。不少专家、学者纷纷从汉字源起、民俗角度、时代审美趋向等不同角度进行了解读。有人称其画字以证“书画同源”之谓,有人视为书法画以论“六书”之说,有人称之为趣味书法,有人称之为象形书法。这正好印证了该系列作品以意象物、以物释意的特点,及违而不犯、和而不同的风范。




汉字不论篆隶行草,都离不开先天基因,即象形性。汉字到今天虽已演变为符号,但其象形基因并没完全丢失,这使得汉字书法艺术在现代审美领域依然生机勃勃。张先生深得其中奥妙,其作品以形神兼备之魂统摄,如诗之眼文之气,聚而不死,活而不散。清人马德昭曾以“一笔虎”饮誉书坛,张德勇先生则以“月牙脸”寿猴及系列作品驰名长安,均非偶然。





厚积薄发  一气呵成


心与自然通达,作品便能通达;思想与自然相接,作品便近自然。张德勇先生的作品玲珑剔透,通达天地,令人神清气爽,与其创作过程密不可分,所谓厚积薄发,水到渠成。他用喝酒形象地概括了作品诞生过程。



首先寻悦调心。“日晚倦梳头”的悲苦与“漫卷诗书喜欲狂”的兴奋都无法创作出好作品,无论作家画家,创作前都须调心静气,营造一个温馨、愉悦的内在环境。


其次喝酒发酵。喝酒助力,推进状态。创作前两个小菜三两酒,酒至微醺,花开半朵,始入佳境。但此时情感是毛糙的,还不适合动笔。



第三品茶酝酿。面揉好后“醒”一段时间才有劲道,品茶酝酿就如醒面,以茶之柔消酒之燥,去除毛糙感,进入蓄势待发的状态。




第四抽烟入定。抽烟调息,排除杂念,忘却世俗,轻松上阵,因为思想放不开,作品就拘谨。点支烟看着纸笔,宁神静气,如练功者入定,唯见皓月当空,真情见性,此时不提笔不足以表达人生感悟。



第五挥笔现神。提笔磨墨,气沉丹田,想象黄河之水天上来,到了壶口一收,奔腾的气势让人热血沸腾,“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情感激荡,气韵揉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挥笔泼墨,飞流直下,龙飞凤舞,一气呵成。笔的走向看似随意,但起承转合、用力大小、何处留白等却遵循规则。作品气韵饱满,精神充足,大功告成。



没有前面几千里黄河的聚积就没有壶口瀑布的气势,没有深厚积累也不会有创作的爆发。唯视野开阔,方可居高临下,一蹴而就;唯俯察天地,方能胸有成竹,下笔有神。张德勇先生的作品气韵流动,笔力雄健,情感饱满,天衣无缝。这与他深厚的书法功底与渊博的知识是分不开的。





       大道无边  行稳致远


若把艺术创作比作马车,那么这驾马车行得远近,不仅与方向有关,还与车轮有关。张德勇先生将自己的创作概括为“一个核心,两个基本点”,三者相互支撑,使他的创作之路走得大气稳重。



一个核心:骨子里的文人气节。作品反映了作者思想水平的高下,人格决定了作品境界之高低。张先生坚持做“文”先做人,注重培养自己的浩然正气。



张先生少时,父亲被定为“臭老九”,家境艰难。他卖过冰糕,当过知青,在铁道当过青工铺石修路。后来当基层干部、上大学、当教师,又到政府文化部门做领导工作。曲折的经历,使他对人生的认识格外深刻,也培养了他柔中带刚的性格。他父亲是知识分子,但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谦虚尊重,他也继承了这一家风。对街坊邻居,他从不以艺术家自居。他说,咱讲艺术人家不一定懂,可人家讲其他方面的事咱也不一定懂。真正的艺术来源于生活,来源于普通民众,普通民众才是老师。但对于权贵他又不亢不卑,曾有位不熟悉的领导给他打电话,叫他马上创作一幅画急用。他委婉地拒绝了。“不尊重艺术的人,不尊重他人劳动的人,我也不会尊重他!”他聊到此事,依然生气。



当前,艺术被金钱渗透严重。他依然耐得寂寞,坚守忠诚,淡泊名利,甘守清贫,潜心钻研书画。他说:“中国文人避口谈钱,这是一种境界,一种层次。如果都成了商人,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完了!”搞艺术投入再多未必有成绩,但不投入肯定不会有成绩,而且艺术一沾了金钱与权力,便容易失去方向。张先生深明其中道理,他凭着对艺术的热爱,一直将纯艺术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不懈努力着。



人似翠竹骨节在,画如梅兰品自高。不媚俗不近商,给予艺术应有的独立性,确保了他的创作方向不偏不倚。



基本点之一:忠于生活。创作如植树,根深才叶茂。他的作品无一不来自生活。猴子聪明伶俐,孙悟空又是正义的化身,所以深得人们喜欢。他便从人们对长寿的向往和对猴子的喜爱出发,对这一形象进行构思。人们习惯上称猴子为瘦猴,他认为祝人长寿不能是瘦猴。如何处理这一形象?他观察了不同地方的猴子,发现南美的猴子跳跃时全靠尾巴掌握平衡和用力,尾巴粗壮有力。他灵光一现,受到启发。在细节上重点刻画猴子精气神,猴嘴轻轻上翘,突出猴子俏皮的神态;猴脸设计成月牙,透着空灵;尾巴是先粗壮,再变细,瞬间打出,笔力雄健。整体上看,“月牙猴”圆润肥硕却不显胖,兼顾了“寿”字与猴之形,形成了书法与绘画的完美结合。他画的蛇来自山中寺庙的一次偶遇。当时他发现柱子上盘了一条蛇,颜色与柱子接近,正盯着人吐信子。他一边观察,一边琢磨如何让蛇立起来。看着琢磨着,不久蛇就在他眼中立起来了,因而有了“蛇”字书法作品。他的“寿鹤”是他在梦中看到几只鹤在松树上飞舞,他便与寿融合在一起,创作出了与贺寿谐音的“鹤寿”图。同样受到启发,他又创作了龟寿、虎寿等艺术品,形成独特的“寿”字系列,开一代先风。


灵感“得之于顷刻,积之于平日”。当艺术家完全陷入思考时,先天的灵气便极易被生活因素触发而灵光乍现。立足于生活,使他的创作灵气得到极大开发,也使他获得了不竭的创作源泉。



基本点之二:扎根传统。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国书画艺术的沃土,凡从事中国书画艺术创作者没人能脱离它而存在,就如道教之于中国本土。所以,他对此格外重视。


常有人问他如何练字,如何练好字。他回答两个字:临帖!画家以近自然为旨,书家以临帖为要。他嗜帖如命,废寝忘食,行、楷、草、隶皆有涉猎,又有专攻。他在学“二王”及颜柳上用功犹勤,又在钟书、虞书上狠下功夫,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风。有人问他,有的书法家隶楷草行篆样样都行,这会不会也是你的目标?他说:“王羲之肯定学过百家字体,但他仅以一种字体出名。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做了这就做不了那。人都是一样的。”但他深知名人作品也有不足,所以师古而不迷古,注重继承与创新的辩证统一,讲究入与出的统一,而不照抄照搬。颜真卿变王義之洒脱为雄浑,米南公变颜真卿雄浑为俊逸,都是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他的“月牙脸”寿猴及系列作品都是从中国最古老的象形文字中汲取了营养,“大吉图”是吸取了青铜器《报时神》上雄鸡的图形及金文、甲骨文等象形文字的精华,并从传统审美中得到了启发所独创。美国著名哲学家罗尔期顿曾说:“人类生活的真正价值也许在于对生命一次一次的重新审视之中。生命如此,艺术更不待言。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长河中,只有对艺术一次次的重新审视,才能发现并创造新的艺术。”张德勇先生正是在这审视中,在继承与创新的道路上出入有度,才有今天的成就。



书画艺术的本质还是表现作者对世界的体验,作者的文化修养决定了作品的境界。书法绘画最后拼的不是磨坏多少支笔,而是学识修养。有的作品一眼看透,有的作品百看不厌,在于内涵的差别。张德勇先生主张不一定能够行万里路,但一定要读万卷书,积累知识。他青少年时发表过诗、小说、散文和长篇人物通讯等,在作家圈小有名气,后潜心书法,写文章便少了,但无一日不读书,对中国传统经典多能随口就来。因此,他的字画拙而见灵,笨中藏巧,文人气息浓郁,兼具文人字画与字画文人的特点。“四灵”寿字就是他结合中国传统文化高度凝练的代表作,反映出他深厚的文学素养。他的刻苦努力,加上岳父“长安榜书圣手”石宪章先生的指点,贤妻“书中女侠”石瑞芳女士帮助,他的创作如鱼得水,作品也更具风骨。如其草书“虎”字不事张扬,静中带动,不嗔不怒,严守中庸;行书“静思”开合有度,不见用力痕迹却字稳笔沉;“江山如画”行中带楷,肃然古穆,有钟太傅笔意。表现出他博采众长,而又独具个性的创作特点。


“一个核心、两个基本点”组成了张先生艺术创作这驾马车三个关键,使他的艺术创作道路端庄大气,越走越远。



张德勇先生的创作多年前就引起媒体注意,2003年前后全国曾掀起他的“月牙脸”系列作品热潮,多家省级报纸整版进行了深入报道。但他时刻牢记艺术家的本份,谦虚低调,精益求精。他说,学无止境,我决心在“月牙脸”系列作品领域再深耕,在书法领域再努力,以更好的成绩回报社会。张德勇先生以其独树一帜的创作特点和深厚的艺术造诣,不仅走出了陕西,走出了亚洲,更走向了世界。大道无边,行稳致远,我们坚信,张德勇先生在艺术创作道路也必定会越走越远,越飞越高。




(张德勇为祠堂题写的“徐氏宗祠”)


(张德勇为祠堂题写的“繁孙堂”)


(张德勇为西安古城墙新春题写的对联)



(张德勇为茯茶题写的“拜茶”)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人才招募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 公告之窗 | 名家题词 | 社会活动 | 领导关怀 | 荣誉展示
华夏才子网 传播人文精神 书写才子篇章
电话传真:029—88401192
© www.中国才子.com © 西安中兴文稿编辑社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陕ICP备15003785号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156号